匿名用户123

好莱坞已死2.1 Hollywood's Dead by Tokyosketch

警告:CP罗路 索香设定 

原文

1.1 1.2


简介:二十六岁时,特拉法尔加·罗红透全国,盆满钵盈。 特拉法尔加·罗是所有人都在谈论的超级巨星。他就是“那个人”。他是好莱坞最受欢迎的演员。路飞呢?呃,路飞是个服务生。



2.商标

 

罗直直地看进之后会被观众当作镜子的镜头,毫无起伏地说:“我要死了。”

 

贝波坐在房间角落的床上,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咳嗽,罗知道他应该是在说“我知道”。

 

贝波的角色,杰克,也病了,眼看就要撒手人寰了的那种病,没有更早意识到这一点的罗显然比他自己想的还要愚蠢。

 

“我受够了每次都只有自己活下来,杰克。”他缓慢穿过房间时有意没有看向杰克,然后他的脸因为坐到医院单薄的床上而造成的疼痛扭曲了一下,双眼随着身体靠向明黄色的枕头而合上。“我受够了看着我的朋友死去。”这些句子最多不过低语,但离罗身体一英寸的地方就有隐形麦克风,所以他很确定在后期制作间里他的声音将清晰无比。

 

“我是最后一个剩下的了。”他有些悲伤地说,这时他发现贝波正看着他,但他不是贝波,罗也不是罗,他们是杰克和伊恩,杰克的眼中有恐惧,但也有爱,而这一点把罗成功吓了个半死。

 

但他此时此刻不是罗。也许伊恩应该感到惊讶,也许伊恩应该和罗一样震惊。“我想要,”他颤抖着说。这不在剧本里,但他没有看向贝波,他做不到。“我想要那么多我得不到的东西。”

 

尤斯塔斯喊了卡,但罗没有动。他感觉到尤斯塔斯正向他走来,但他还是没有动。

 

他动不了。

 

“罗,刚刚真是,”他听上去又激动又骄傲,他的一只手正揉着他的后颈,身体微微出汗,罗从来没有见过他笑得那么灿烂。“罗,刚刚真是美极了。”他说出来后自己都笑了,但并没有做什么来掩饰自己刚刚的话,罗不禁想假如他们是在拍一部别的什么电影的话,他有可能会真的很喜欢他。“你当然不需要更多人告诉你你有多厉害,但刚刚那一段怎么看都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罗,真的。你刚刚就是伊恩。“

 

罗眨了眨眼,感觉一切都那么遥远,遥远到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剪了那一段。”他说,声音空洞而低沉,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没有人能听到。

 

尤斯塔斯的笑容消失了。“你说什么?”

 

“我让你,”罗摸着指甲边缘心平气和地说,“剪了那一段。”

 

“罗你不能——”

 

“我能让你下半辈子都只能拍狗粮广告。”罗平淡且冷漠地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但他绝对不打算想它。

 

“剪了那该死的片子,尤斯塔斯。”他露出个阳光的笑容,尤斯塔斯低声咒骂了什么然后大步走开了,留下罗一个人。

 

这样比较容易。

 

x x x

 

罗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来这儿,但事实就是如此,他又坐在这里了。他的酒已经空了一半,他的眼睛被上方的荧光灯打得难受。

 

“路飞,”他可怜地呻吟着,脑袋歇在吧台上,嘴唇紧贴小臂的肌肤。尝起来有些奇怪,他咂了一下嘴。

 

“路飞,宝贝,”他含糊地说。他很幸运这里只有他们两个加上厨师Joe。“路飞,你可真漂亮。”

 

“罗,你可真醉。”路飞说。但他停下脚步,把毛巾塞进裤腰里。他往这边走了一步,带来一股味道,也许是咖啡渣和食物污渍的混合,闻起来很舒服,有点像路飞的皮肤。他一只手搭在罗的腰上,靠得那么近。罗记不起来上次有人离他这么近却不用给钱的日子了。

 

“喂,你真的是一团糟,是吧?”

 

“工作今天糟透了,”罗叹声道。他用空着的手揉了揉眼睛,希望它们在别处。或许是他的公寓,那里安静又黑暗,没有满处都是的灯光或者镜头,只有他和路飞,只有他们两个和一点音乐还有安静。

 

“工作糟透了,而且我头疼,而且我喝多了,而且工作糟透了,路飞。”

 

路飞哼了一声,小声说了几句什么“我知道,在金矿里捞钱肯定不容易”之类的话,但他在笑。

 

罗灌了一大口咖啡,结果洒在自己身上的比喝到嘴里的还多。

 

“也许你该回家了。”路飞说,罗点点头,因为他说得有道理。他早上还有一班航班要赶。那是说,假如他还有工作的话。

 

妈的。

 

他开始或者说试着站起来,但他的脚不听使唤,在瓷砖上打滑。他以为自己要倒在地上了,但忽然他的胃部被什么东西托住了,什么强壮的东西,当他眨着睁开眼,看见路飞正双臂环着他。

 

“路飞你为什么——”他说,或者说试着说,因为他还没讲完就开始吐起来。

 

x x x

 

路飞的住处在两个街区之外,他们走着过去,罗觉得这很有趣,有趣到他在路飞耳畔平滑的肌肤边可怜地低声呼出阵阵傻笑,因为他都好几年没走着去什么地方了。路飞扶着他,摇摇晃晃地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压着嗓子抱怨关于以为全世界都围着他们转的白痴演员总是让自己陷入愚蠢的麻烦。

 

“你住在西好莱坞,”罗或许略带刻薄地大笑起来,在人行道的一个凸起绊了一下。“你和那些穷人住在一起。”

 

“不是所有人都住得起马里布,混蛋。”路飞抱怨着,用胳膊肘推了一下罗。“往右转,小心台阶。要是我的房东发现他要请人来收拾台阶上某位名人的脑浆的话他可不会开心的。”

 

他们进来了,在不知道怎么爬上了两层楼梯之后。罗全程视线不能聚焦,他试图眨眼来让世界停止旋转好让他别摔个狗啃泥。路飞一直紧贴着他的侧身和后背,双臂环抱他的腰。他的衬衫被蹭了上去,所以罗能看见一部分路飞的小腹和脊椎。

 

“我喜欢你的皮肤,”他们趔趄着走过一条有几扇掉色开裂的大门的狭窄过道时罗宣布。

 

“你是个怪胎,一个该死的高的怪胎。”路飞把他拖到三十三号门牌前,气鼓鼓地说。“就是这里了。你真的非常非常非常走运,山治不在家。”

 

路飞摸索钥匙开门时罗转过头打量四周。昏暗的光线从廉价的顶灯打下来落在他的嘴唇上,罗感到低沉而模糊的欲望在胃里不断敲打,隐隐作痛。他仍然能感觉到他的角色,伊恩,鲜活地在他身体里,而他一点也不喜欢这样。路飞推开门向罗靠近,试图带他进去,但罗没有动,他动不了。

 

“山治是你的男朋友吗?”

 

路飞哼了一声。“山治是我室友。情节允许的情况下他也充当我最好的朋友。”

 

“那就好。”罗点了点头,用手指抓住路飞的领子并开始吻他,在他公寓的过道里。

 

路飞在喉咙里惊呼一声,而罗只是低哼作为回应。这是个坏主意,他很清楚,但这并没有让他停下。没什么能让他停下。

 

“什么——?”路飞深吸了一口气,罗再次笑了,他又醉又放松又贪婪。

 

“我醉了,”他笑着说,“而且我喜欢男孩。嘘,别告诉任何人。”

 

x x x

 

罗早上醒来时阳光正从错误的角度照进来,一只胳膊横搭在他的胸膛上。他被压得呼吸困难,而且鼻子堵得不通气,不过不是他习惯的那种堵。他让自己往舒服的床垫里陷得更深一些,脑子里祈祷着要么他离开的时候外面伸手不见五指——不管他昨晚在哪儿,要么陪他的人是个他认识的。他之前用过的。那个人蹭了蹭枕头然后眯着睁开了一只眼,头发四处乱翘。

 

罗瞬间想起了他们吻得难舍难分的唇还有路飞的手放在他腰间时仿佛要把他灼伤的温度,然后他感觉呼吸更困难了。

 

“路飞,”他勉强地挤出两个字。他的声音自打The Piano Bar(大片三号)之后就没这样过。路飞抬起一只手挥了挥然后皱起了脸,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后把胳膊拿开。

 

“我得去工作,”路飞闷闷地说。他从地上堆成一团的衣服里抓出自己的然后匆忙离开了房间。

 

说起来,罗从来没有想过他能见到路飞惊慌失措的样子。

 

x x x

 

罗本不想再在床上昏睡过去,他原本计划拿上衣服就跑,但路飞的床很温暖,床单又软又舒服(而且他被路飞的气息环绕着,但那不是重点),而罗又很困,加上有点宿醉,所以他又迷糊起来。

 

他没听见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他也没意识到有别人进入了公寓,直到卧室门唰地一声被推开,然后一个穿着格子裤和有漩涡图案衬衫的瘦削身影转了进来(说真的,罗一瞬间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他眨了一下眼睛,又试了第二次,这个骇人的搭配还是鲜活地站在那里),头发明显被一夜激情弄得糟乱,脸上还带着得意满足的傻笑。

 

“天啊,佐罗的口活是最好的。”他的身型忽然僵硬了,双眼惊讶地张大。“……你不是路飞。”

 

罗摇了摇头。“路飞去工作了。”

 

“你。”他停下吞了一口口水,双手抱胸。他目前眨眼的速度是每分钟一英里。“你是特拉法尔加·罗。”

 

罗点点头:“我是。”

 

这个男孩(他肯定是山治了,路飞最好的朋友,不是男朋友)用拇指敲打着臂肘。“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嗯,没错。”罗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

 

x x x

 

山治观察了他几秒钟之后就飞速走出了房间,嘴里低声咒骂着一些听着像“我不敢相信他居然没告诉我”之类的话,罗会笑的,假如他没有看见路飞的闹钟闪烁着9:50而他不用赶一班四小时后起飞的航班的话。

 

靠。

 

他飞快地爬起来,头在站起来的瞬间开始疼。他的牛仔裤被扔在地上,罗其实也不记得了,但这听上去像是路飞会做的事情。罗想都不想就套上了一件路飞的衬衫,对他来说太短了也太紧了,但他一点也不在乎。

 

这一点使他发笑,直到他找到手机后看见上面不断愤怒闪烁着的红色提示灯。当他点开语音信箱的时候他有预感它会向他尖叫。

 

“您有十八条新信息。”机械女声冰冷地说,罗发誓她正在嘲笑他。

 

x x x

 

罗盘着腿坐在计程车后面开始听留言。

 

“罗,我是罗西南迪。别忘了你在三十六小时之后有一班飞机,小子。如果你忘了你的机票的话我就让你走着去密苏里。“

 

“罗,我是罗西南迪。我不知道你对尤斯塔斯做了什么,但是他很生气。你知道作为一个演员你是无权干预电影剪辑的,对吧?不管怎么说,二十四小时之后你就得出现在机场。别晚了。“

 

“罗,我是罗西南迪。告诉我你没让他把那条剪了。就是那个会让你得奥斯卡的那条?想起来了吗?顺便说一下,还有十八小时。你他妈到底在哪儿,你这个混球?给我打回来。”

 

“罗,我是罗西南迪。还剩十二小时,并且随着这段留言正在变得越来越短。我他妈还是联系不上你。接到这条之后立马打给我。我对上帝发誓,错过中午的航班我就立马放弃你,不管你是不是黄金饭票,听懂了吗大明星。”

 

他删掉了剩下的。


---------------------


ummm我觉得关于这一段我最喜欢的就是它侧面描绘了罗大是个实力派,还有就是写出了罗大面对被出柜可能性的惧怕,以及被与一个剧本里的濒死之人产生的奇妙共鸣所吞噬的不可控吧。“I want, I want so many things that I can't have."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真的很戳中我呢,难道说还没过中二的年纪吗(笑

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7)

热度(21)